1234股票研究网

中国航母今天出海航行试验 解密最受益股票

中国航母平台今日进行出海航行试验 时间不会太长 根据改造工程进展情况,8月10日我航母平台进行出海航行试验。 按照试验计划,首次出海试验时间不会太长,返回后将继续在船厂进行改装和测试工作。(新华网 白瑞雪) 海军少将尹卓:航母不会改变中国海军战略布...

  中国航母平台今日进行出海航行试验 时间不会太长  

  根据改造工程进展情况,8月10日我航母平台进行出海航行试验。

  按照试验计划,首次出海试验时间不会太长,返回后将继续在船厂进行改装和测试工作。(新华网 白瑞雪)

  海军少将尹卓:航母不会改变中国海军战略布局

  7月27日,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正式揭开了中国航母的神秘面纱。尽管在此之前,人们长达数年的猜测与观察,已基本绘出了中国首艘航母的真面目。

  中国第一位航母舰长是谁?为何首艘航母要用于"科学试验和训练"?航母编队何时具有实战能力?所有这些都有待解答。为此,8月2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独家专访了海军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曾参与中国航母论证的海军少将尹卓。

  《中国经济周刊》:"瓦良格"航母改建完成后的新名称是什么?

  尹卓:这艘航母的命名将由军方正式发布。我国海军舰艇命名都有一定的规律。驱逐舰一般以省会城市命名,像哈尔滨舰;护卫舰一般以二线城市命名,像鞍山舰;核潜艇是以"长征"加编号,如"长征一号";大型登陆舰则用山来命名,像井冈山舰。航母作为一种全新的舰种,军方在命名时会综合考虑。

  《中国经济周刊》:中国第一艘航母舰长的人选是否已经确定,坊间盛传是飞行员出身、又曾任护卫舰舰长的李晓岩,是否属实?

  尹卓:李晓岩是否是第一任舰长,目前尚未确定,但李晓岩是中国培养的航母舰长班学员之一。我曾经给他们班上过两次课,他们的素质都很优秀。

  作为航母舰长,必须要有"两栖"经历:既在天上飞过,又在海里"游"过。从西方规律来看,航母舰长一般是舰载机飞行员出身,又在驱逐舰等担任过舰长,有大型水面舰艇指挥的经验。这样,才能具备担当航母舰长的资质。

  《中国经济周刊:航母舰长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尹卓:舰长人选要具备四个条件,首先要具备优良的战术素养。第二要有部队管理经验,要懂得指挥部队。第三,要对武器装备比较熟悉,熟练进行应急处置,譬如舰面上,飞机相撞了怎么办?舰船遭受鱼雷打击如何处置等等。第四,要熟悉后勤工作。航母经常面临补给,要知道航母上还有多少弹药、食品、淡水,何时开始补给等。因为在补给时舰载机不能起飞,时机的选择将至关重要。

  《中国经济周刊》:为什么中国首艘航母要用于科学试验和训练?

  尹卓:瓦良格买来时就是一个空壳,动力什么的全拆了。内部一切设备都是我们后来研制装上去的,当然要比他们拆掉的先进得多。

  航母将组成综合性非常强的战役集团。而航母本身的建造、功能要求非常复杂。举一个例子:航母最危险的是被鱼雷攻击,如果一个水密舱室被打破了,关上舱门,对舰的平衡造成一点影响,但影响不大。一般航母下面会带有2000多个水密舱。"航母不沉性"是指相邻四个舱室都被击破,舰船也不会沉没。每个舱室大小,指挥舱放在什么地方?油舱放在什么位置等,这些都需要开始通过计算机模拟,然后,到舰上实际检验。

  人员训练是新建航母的重要问题。美国航母建设有数十年历史,老兵带新兵,就可以一代代传承下来,但我们无论是干部还是战士都需要训练。

  舰载机飞行员的训练难度自不比说,此外,就连一个具体岗位舰员士官的职责也非常重大。航母舰面就那么大,如何在有限的舰面停放尽可能多的舰载机,不仅是一门大学问,还需要经验的积累。就像司机在一个狭小空间停车很难一样,在舰面上停机更是重大考验。舰载机回到舰面时,因为尾翼很热,不像普通机场很大,可以散热,所以,舰载机下来后就关机了,等待士官指挥着牵引车引导停机入位。每个折叠机翼之间距离仅有十公分,一拳大小。飞行员必须要和舰面人员密切配合,才能准确停机入位。

  每个部门每个战士要训练,部门形成战斗力后,各个部门之间要进行磨合训练,整个航母要合练,还要与舰载机合练,与属舰合练,一步步才能形成航母编队的整体战斗力。

  《中国经济周刊》:国外航母从训练到形成实际战斗能力一般要多久?

  尹卓:从法国的经验看,1946年,他们开始有航母,到真正形成作战能力,花了10年时间。标志性的事件是1956年,埃及要把苏伊士运河收为国有,法英进行武力干预。法国出动了双航母编队参战,表示合成训练能力已经完成,比较成熟了。

  《中国经济周刊》:航母训练过程中,需要注意些什么?

  尹卓:航母是一个数千人的大团队的协同行动,非常不容易,法国在10年训练期间,发生了大大小小100多起事故,不少舰载机飞行员丧身。即便航母形成了战斗力,个人也会不可避免地出一些事故,甚至有人员伤亡,我们一定要有心理准备。

  《中国经济周刊》:我们为什么要从一艘旧航母改造入手,而不是一开始就建造一艘全新航母?

  尹卓:大概有三个原因:

  中国的船舶制造技术还有一定的差距。航母不同于一般的舰艇,制造难度超乎想象。迄今为止,我国海军舰艇最大吨位不超过2万吨。

  人员缺乏训练,需要训练舰。就像我们开车,先用一辆二手车练练手,等开熟了再开新车一样。

  旧舰改造会比建新舰要稍微经济点。

  《中国经济周刊》:"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是中国几代人的梦想,中国航母建设会改变中国海军未来的战略布局吗?

  尹卓:航母是"一支强大的海军"的重大标志,但不是唯一标志。航母并不会改变中国海军的未来战略布局,也不会改变中国防御性的国防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