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股票研究网

CPI56个月新低惊袭A股 V型反弹暗和慢牛走势?

伴随创出56个月新低的9月CPI数据的公布,A股市场周三也经历了惊险的一幕:从早盘的两波快速跳水到此后的绝地反攻,V字型的走势也带给了市场人士更多热议的话题。 CPI数据利空还是利多? 毫无疑问,周三公布的9月CPI数据对于股指的走势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从绝...

  伴随创出56个月新低的9月CPI数据的公布,A股市场周三也经历了惊险的一幕:从早盘的两波快速跳水到此后的绝地反攻,“V”字型的走势也带给了市场人士更多热议的话题。

  CPI数据利空还是利多?

  毫无疑问,周三公布的9月CPI数据对于股指的走势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从绝对数值来看,同比1.6%的涨幅创下了56个月来的新低,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正因为CPI涨幅较低,给央行下调利率带来了便利,再结合周二央行刚刚下调14天正回购利率10个基点的举动,市场的降息预期开始再度增强。

  而体现在A股市场的走势上,则表现为以券商、保险等利率敏感型板块开始走强,尤其是券商板块,在太平洋(601099.SH)早盘快速涨停的带动下集体发力上行,成为股指后续上行的最大动力来源。而钢铁、航空等低价股板块随后也纷纷有所表现,再加上受埃博拉病毒影响的医药板块的集体上行,股指不仅收复了早盘的失地,午后甚至一度出现高位震荡走势,强势特征较为明显。

  最后,上证指数报收2373.67点,上涨14.19点,涨幅0.60%,成交1718亿元;深成指报收8198.12点,上涨58.16点,涨幅0.71%,成交1967亿元;创业板指数报收1545.62点,上涨6.50点,涨幅0.42%,成交377亿元。全天资金净流出也减少至百亿元以内,为98亿元。

  一位私募基金人士表示,如果单从数据来看,CPI再创年内新低肯定不能算好事,这毕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经济的不景气。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如果因此导致央行打开降息的阀门,那么就是好事了。毕竟这轮走势有很大一个因素就是市场预期无风险利率将会回落,而央行降息则将成为标志性的事件,所以市场相关板块出现快速回升,这不是没有道理,体现的是市场降息预期的再度升温。

  外资撤离隐忧

  尽管如此,近来资金持续撤离A股仍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也成为不少市场人士对于后市走势开始趋于谨慎的一个重要原因。

  港交所的数据显示,10月6日至10日的一周,包括南方A50ETF、博时A50ETF、易方达中证100ETF等在内的多只RQFII基金遭遇净赎回,净流出资金近15亿元人民币。而这已是RQFII A股ETF连续第三周整体遭遇净赎回。而本周以来也继续有资金流出RQFII A股ETF,其中华夏沪深300ETF周一遭赎回1080万份,净流出资金约2.5亿元人民币,南方A50ETF周二也继续被赎回了75万份。

  外资开始撤离A股市场的迹象尽管在一定程度上与美股近来持续调整的趋势有关,但A股短线获利较为丰厚显然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再加上市场目前普遍不看好四季度的经济形势,投资者兑现盈利欲望的增强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了,但也不可避免的会对A股市场的短期走势造成一定影响。

  对此,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等认为,无论是房贷政策调整还是地方债务的最新表态,看似一利好一利空相互矛盾,但实则均符合市场化的方向,在一系列政策的保驾护航之下,经济失速的尾部风险正在弱化,其前期看市场调整是基于企业盈利下滑的短期冲击,但市场调整的幅度则低于预期。依靠依法治国等各种制度设计,未来我国的政治、经济发展方向正在逐渐变得清晰,资本市场的慢牛格局正在逐渐形成。其强调一直以来的逻辑框架:P=E×PE,即当前处于盈利相对稳定,但估值有望出现大幅修复的状况,而估值主要取决于无风险利率和风险溢价。无风险利率稳步下行,同时在预期管理和政策托底中,新的制度设计正在有序推进,将极大降低风险溢价。随着新一轮改革红利的逐步释放,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等生产要素将进一步解放,这也意味着投资者应该从短周期的复苏与否转向关注中长期经济转型的结构变化,既包括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也包括新兴产业链的演化,尤其是以新能源、新能源汽车、智能化制造等代表转型方向的产业链。

  而平安证券策略分析师房雷则认为,从国内来看政策求稳需求增加,经济延续下行趋势,地产政策加大松绑属于短期求稳而非全面刺激,或意在换取改革时间。而地方债管理意见有助于完善新的政府信用体制,趋势上降低无风险利率。在这个时点上地产政策与地方债管理意见的出台,或在于对冲四季度与明年一季度经济的进一步下行风险,以及对潜在的信用违约风险做出指导性原则与规避系统性风险。 整体上看,由于政府对经济下行容忍度加大,预计年内全面宽松刺激可能性仍然有限。但考虑到经济短期的恶化与周边地缘政治环境的影响,国内政策上会强化政治,暂时性的淡化反腐,适度加大维稳经济的力度。这些对资本市场而言略偏利好,短期有助于缓解基本面的下行压力,但可能并不足以提升风险偏好,后者的焦点仍在于四中全会的政治与经济改革上。

  而从国外情况来看,大类资产已开始又一轮的资产重估,美元攀升背景下金融属性的加速褪去与需求疲软背景下的基本面低迷,将继续利空工业商品与贵金属。基本面弱且前期涨幅较大的高估值新兴市场资产面临挑战压力。对于国内而言,这种外部背景下,短期适度寻求政治经济的稳定与改革的前行将会十分重要,权益资本市场可能呈现外资流出,同时会对短期风险偏好产生负面冲击,但影响或有限。